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大饼先生 -

- Viab Cheng -

 
 
 

日志

 
 
关于我

哇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嗝,咳咳咳,哦咳咳咳咳...

网易考拉推荐

从《突然死亡》回忆我的观影史(1)  

2006-12-19 12:25:20|  分类: 其他东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突然死亡》回忆我的观影史

今天重温了一遍老尚主演的《突然死亡》,老实说这个片子的剧情、结构以及主演都是二流的,不过它对我却有着特殊的意义:上大学二年级时,就是这个片子,使我第一次感受到镜头的奇妙。


在《突然死亡》之前,我看片子都是傻看热闹,只知道看演员好不好玩儿,看故事有没有趣儿,后来才发现,原来电影还有更多的东西值得揣摩,看懂一部电影所需要的知识面极为庞大和复杂,很多看似漫不经心的设计往往包含了深沉的主题,而这些细节是渗透到各个领域的。

一、学龄前

上托儿所看过什么电影我是根本不记得,不过据我妈说,第一次看电影是她和我爸抱着我去看《少林寺》,后来稍微大一点,又看过《岳家小将》,当时散场后我还非要让人再放一遍不可。


上幼儿园的时候倒是记得,一大窝几十个小孩儿每天晚上洗完脸刷完牙搬着小板凳凑在一个黑白电视机前等着看《聪明的一休》,幼儿园也只有晚上这二十分钟才允许小朋友看电视,白天几乎都是手工啊、识字啊、户外活动什么的。后来白天演一个墨西哥电视剧叫做《诽谤》的,老师特爱看,但是还不能光看电视不看孩子,所以每到电视剧时间,一大帮小孩儿必须再搬着小板凳来活动室陪她看《诽谤》,这破电视剧整个儿一个墨西哥臭裹脚布,磨磨唧唧不说,集数还特多,单集时间还特长,它演一集,够一休哥演几个来回的。


后来影院公映过一个外国片子,片名不记得了,是有关一群动物造反的故事,当时颇为风靡,尤其对小孩子更是充满杀伤力,当时班级里只有几个同学看过,其中一个尖嘴猴腮,平时挺惹人讨厌的小男孩儿还在班级里口沫横飞地描述片子如何精彩好看,一群没看过该片的小朋友将他团团围住,兴致浓浓地听他臭白呼,那厮讲到兴高采烈,嘴角直泛白沫处,忽然发现我正聚精会神地听他说书,于是下巴一扬,轻蔑的问道:“你看过么?”,我心里说你他妈的看个破电影有什么神气的,便不服气地回答“看过!”,他又问:“那你说接着怎么样了?”我一时语塞,难堪极了。这一次尴尬经历的结果就是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吹过牛皮。


再后来幼儿园也放过几次电影,唯二有印象的是《少年犯》和《西岳奇童》。《少年犯》主要剧情是一群小孩儿不好好学习,抽烟喝酒偷东西,拿刀扎人,进了监狱之后后悔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故事,当时看着挺热闹,数年之后回忆起来幼儿园里给小朋友放这个片子,觉得园长有点儿傻B。


《西岳奇童》是个烂尾片,拍了上集没下集,对这片子印象也不深,但有关的一件事情倒是清晰得很:看过这个片子后,有一个小朋友拿来一本《西岳奇童》的连环画,在班级里争相传阅,不过大家的阅读能力还仅仅停留在看图片上,大字就认识人口手这么几个,唯独有一个干净白皙,玉树苗临风的小男生,他能完整地读出书上的每一个字,当时真是惊为才子,羡煞我等。后来我就经常带连环画到幼儿园让他读给我们听,我坐旁边,其他小朋友蹲着。后来听那个尖嘴猴腮的说班级上一个长得特好看小女生偷偷喜欢这个小男孩儿,呵呵,人家才子佳人那轮到这个丑八怪说三道四。

二、小学

八十年代电视已经慢慢普及开了,不过电影院还没有被彻底击垮。


上小学学校第一次组织看电影是小学一年级的冬天,在少年宫,按照当时的叫法,那是个战争故事片,电影具体叫什么名字不记得了,但当时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原因是我在电影散场回来路上走丢了。


我爸说好了晚上去少年宫门口接我,后来电影散场我和一个同学从侧门跑出来了,一路跟着大队伍走,走了一段发现是另外一个学校的队伍,天寒地冻的夜晚,一个刚上一年级的小学生就这么走失了。


不过好在后来那个队伍的班主任发现多了一个不认识的小孩儿混进他的行列,就问是哪个部分的,我说我是海城小学的,她说你家住哪儿,我说不知道,就知道门口有个拖拉机厂,她说你能自己回去么,我说不能,她说那你跟我走吧,我说行,后来到了她家吃了顿饭,是她老公(那个时候叫爱人)送我回家的,我爸除了对好心的老师老公感激涕零之外,还猛揍了我一顿。


那个时候很多小学每到寒暑假都会发一些附近电影院的预售票帮助小学生打发假期时间,这种预售票又称“联票”,5分钱一张,比电影票的价格稍微便宜一些,喜欢的电影上映的时候,可以用预售票换电影票,那时候大银幕上几乎是清一色的国产片,少量译制片。


我到了寒暑假几乎都会到姥姥家去住些日子,除了因为父母要上班,没工夫管我之外,还有就是两个比我大一岁的表姐,她们学校放假的时候会发很多很多的联票,电影院离家很近,看电影很方便。


印象比较深的一次是大约小学二年级左右,和两个姐姐一起去看《浪子燕青》,大姐用她自己的票,我的票由二姐请客,当时三张票由大姐保管,结果到了电影院门口,随着开场前人群的一阵骚动,负责开路的大姐消失了,我和二姐就在门口等。那时候经常有小学生用废票充数混进电影院的情况,人多的话,收票的一般是看不过来的。我俩等了半个小时之后,我忽然想到了这个方法,二姐翻遍了口袋,只找出一张田字方格纸,那纸的图案不像不说,质地也是十分的脆,与电影票柔软的感觉天差地别,就算是瞎子,也能摸得出来,而且当时观众已经入场,混水摸鱼是不可能地。无奈之下,我俩只好打道回府。


过了一个多小时,大姐看完电影晃晃悠悠回来了,我和二姐把她数落了一顿之后就不理她了,大姐为了赔罪,只好又请我们看了一次电影,名字叫《成吉思汗》,我们三个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两个多小时对着穷极无聊的银幕闷得几乎发疯,所以我俩仍然没有原谅她。后来出了电影院,我问她《浪子燕青》好看么,她说一点都不好看,比《成吉思汗》差远了,我和二姐才稍感宽慰。


其实用现在的眼光看来,《成吉思汗》应该是一部很不错的电影,至少是那种可以用“诗史”啊、“传奇”啊一类的大帽子扣上去作为宣传的大片,不过当时以我小学生的审美,很难看得出好在哪里,印象比较深的就是长得獐头鼠目的桑昆和喜欢把老婆送人的铁木真。多年之后我在电视上看过一次《浪子燕青》,感觉十分热闹好看,根本不像大姐说得那么闷。


后来二年级的时候,又公映了一部电影——《第一滴血》,当时姐姐问我说你看过《第一滴血》么?我说没有,好看么?她说好看,我说哪里好看?她说那个人会躲子弹。


学校后来又有几次组织集体看电影,《南北少林》、《十三妹》、《金镖黄天霸》、《雷锋》、《董存瑞》、《红孩子》、《自古英雄出少年》、《狼牙山五壮士》都是那个时候看的。


《南北少林》好像是李连杰主演的第三部电影,当时记得最清楚的一个镜头就是南少林那个主角站在两个竹筏上,一群小兵从大船上跳下来,此人一个大劈叉把竹筏分开,他们就都掉河里了,大反派说:“好一个南派腰马!”


《金镖黄天霸》通篇都是在讲黄天霸如何如何,按照儿童的观影心理,一般武功高强的主角都是正面人物,可影片的结尾,黄天霸为了荣华富贵,亲手干掉了几个结义兄弟。


《雷锋》这个电影拍得十分纯朴,把这个全民偶像塑造得十分平易近人,学校组织看过2次,后来电视上看过1次,我很喜欢,以至于再后来的那个《离开雷锋的日子》我也推崇备至,第一次看这部电影印象比较深的情节是雷锋拧开水壶喝水,战友说:“雷锋,你还用水壶呢,买瓶汽水吧,才5分钱。”同学们集体哗然,“哇!好便宜啊!”——当时的汽水是1毛5分钱一瓶,橘子汽水2毛,1986年。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